这个年假-流水账

依照惯例,过完了这个年假,还是要记录一下。就在今晚吧,听着音乐,静下来写写。

说实话,年前真的不是很想回家去,就想着能这样千篇一律的过着上班日子,不用回家接受一大波长辈的关心和询问,当然还有来自父母的从未停歇的说教,过年期间肯定会更甚。但整个小组都提前两天放假,我也不能固执非要迟迟不回去。不用抢火车票或许让整个回家的过程变得轻松了很多,没转几趟车就顺利到家。我妈在家照顾我奶奶在,恰巧我爸也是当天回家,于是一家人团圆了。

在家待了一天,调整休息了一下,然后就去了一趟LA,和高中挚友TY聚聚,这家伙去年谈了一个女朋友,发展的很快,去年我也经历不少不顺心,我们聊得很多,觉得还是要见面聊过瘾。他带上他的新女友顺便让我见见。曾经的同桌XC也放假回来了,于是也过来了一起。午饭过后,我们三个同学略带晕乎的首先去了学校逛逛。学校也已经放假了,门卫不让进,通过一番拉关系和恳求,最终进去了。两年前我来过一次,与上次相比,变化并不大,还是那些楼那些路,宣传栏、报亭也照旧,变化的只是上面的内容。我们一边逛一边怀怀旧,说说以前的那些同学和老师,还有学校的最近新闻和变化。想起那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届一届的毕业生从这里走出去,我们都是这个营盘的流水兵,把最奋斗的三年光阴留在了这里。顺着河畔走走,这两个家伙都很逗,一起说笑很有意思。

腊月二十八,晚上我家炸元宝,我妈忙厨房,我和我爸负责团“元宝”,一家人一起忙活,很简单平常却很开心,只希望时间能停留在那一刻,忍不住拍下照片留存在朋友圈。经过去年一些不顺心的事情之后,与家里的联系比之前更加密切,交流的更多了,加上自己也成长了一些,愈加觉得一家人一起的温暖,对父母要多些关心,不能再象以前那样有时的任性和小脾气。有时看着他俩拌嘴,我从中调和一下,也是很温暖有意思的事。

从很小时起,每个年三十的过法都大致是以下的一套流程

早上帮衬着老妈准备晚上满桌丰盛饭菜,简单的午饭过后,和老爸一起贴春联。

现在的春联都是买的,而且也只是贴一个大门,其它门上的或者不用贴,或者就是以前的还完好的。整个贴春联过程极大的简便了。以前每户人家里贴的春联都是自己买的红纸,然后用毛笔现写的,每家都要写很多,几乎每个门窗都要贴。记得很小的时候,是我爸负责了大半个村子的春联,他毛笔字写的好,那个时候,每到过年前两天,家里只能是我妈一个人忙,我爸全部时间都放在写春联上,挨家挨户的去人家里写春联,这家写完就要马上去下一家,经常写到很晚,说句时髦的话,那时我爸档期排的很满,如果邀约迟了就只能靠后干等着别家的都写完了。我呢,就跟着我爸后,帮衬着添添墨水、折折纸,大多数时间是在一旁,和许多人一起,看着他挥墨,每个字都写的那么工整漂亮,众人一旁不时评论叫好,现在想想好有意思的场面,当时心里确实很崇拜我爸,要是能像他一样就好了。后来,就在小学快毕业时,我突然喜欢上写毛笔字,我妈顺势给我买了很多笔墨和纸张,生生让我的爱好变成了任务,练了很久,整体抄诗、抄文章、临摹,虽然有些不适,但慢慢的也就出道了。也是我爸有意让我展露,把一些春联的任务推给过了我,虽然到现在为止我都自认为写的很一般真的很普通,但是当时却受到了认可,也许是大家对我的鼓励吧。第二年我就承接了以前我爸的活,所有很有意思的是我和我爸的在写春联过程中的角色互换了。我主笔,他在一旁帮着添墨折纸、从对联宝典中选选对联,当然最重要的是指导,印象中还是鼓励居多。我写了几年,伴随着的是买春联的流行起来。后来写的不多了,也就没几家了,就送到我家里来,我写好再给送回去或来拿。这时,我妈就能凑过来指导了,听的最多的指导就是“写大点”,然后不时对某个字评论“尚好的”、“还照”、“写大点就好了”、“下一个字写好点”。写春联的同时,由于在镇上读初中离家也近,那个时候也恋家,每周末都回,村里几次婚庆的对联也被我妈承接给我了。婚庆的对联讲究,不是写错了换张就好了没什么事,而是一定不要写错了,说是不吉利,当然要是真写错了也只能换,对方也当然不会说什么,幸好没有出过什么差错。其实我当时是不愿意的,费力费神,关键我妈乐意接,估计我在学校的时候,她一定在听别人夸我心里得意洋洋,也是很好的体验,也算是我的一点回报哈哈。现在早已经是家家买春联了,但总会有一些选不到合适对联的场合,过年也偶尔会写个一两幅。想想现在朋友圈那些晒孩子的,当年我爸妈一旁看我写的时候,也是一种晒孩子估计心里也挺欢喜的吧。

贴完春联后,就是一些传统的祭拜活动。我爸和我会先给我从未蒙面的外公外婆烧些纸钱并跪拜以寄托情感。之后就是联络几个叔伯家,一起去爷爷墓前扫墓、烧纸钱跪拜。接下来就是最传统的祭祖活动了,一大家族老少(不包括女性,她们都各自在家准备年夜饭)汇集一起,由于这两年奶奶都是在我家过年,所以也就聚在我家,摆上一桌祭祀的鸡、鱼,后续还会有酒、米饭,通常是我爸或二叔提上一个灯笼,从屋外走一趟回来,接老祖上回来,桌子在堂屋的上方,众人在堂屋的下方靠边或站或坐,等待着老祖上用餐结束,不能碰桌子和板凳,也不能站在堂屋的中间或正挡着门口的位置。大约几分钟吧,老祖上用餐结束,送走老祖上,撤下酒和米饭。众人开始按照辈份和长幼,依次跪拜,每次跪拜分两步,第一次在桌子的后方,面朝大门,跪拜天,第二次在桌子的前方,面朝堂屋的中堂,跪拜地。跪拜结束之后,室内的祭拜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所有去室外的空地烧些纸钱并跪拜,当这最后一轮的祭拜结束后,整个祭拜活动也就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各自回家,准备吃年夜饭了,此时夜幕也通常降临了。

当准备了很久的丰盛的食物摆满了桌子后,先不急着开吃,要在门外放上一串长长的鞭炮,等鞭炮响完之后,再燃放烟花,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和绚丽的烟花预示着这家的主人就要开始一年中最重要的那一顿晚餐了 – 年夜饭。一般我家也就我爸妈和我三个人,这两年我奶奶刚好在我家,也更团圆了。几个人面对一桌子的菜肴,真是足够奢侈啊。于是一家人围坐在圆桌前,边吃边聊,回顾这一年的收获,家里的变化,由于爸妈的勤劳,家里过的都还不错,还算风顺,日子也一年胜过一年。通常是我爸洋洋得意的夸赞一翻,我妈接上几句肯定一下过去的收获和现在的生活,然后最后总结来一句“反正还是要好好干,希望明年不比今年差”。这些年我也开始从饮料变为喝白酒了,我会敬他俩酒让他们注意身体我的事放心保证继续好好努力,他们也会嘱咐我再接再厉,他俩也会互相敬酒,说些平时很少说的话,肯定一下对方,一派祥和温馨的场面。奶奶不在我家过年的时候,我和老爸吃完年夜饭,就要去奶奶所在的叔伯家敬奶奶酒,然后依次去几个叔伯家敬酒。这两年奶奶在我家,都是等叔伯及他们家的小辈过来敬酒,然后我们再过去。当挨家挨户都走到后,一桌麻将或扑克的人选也同时敲定了。

打从记事起,就没好好看过一场春晚。小的时候伙伴多,都是几个小伙一起放鞭炮烟花到处乱窜,感觉特别的好,因为很少能在晚上的时候在外玩,而年三十的晚上家家都通宵点着灯,天空不停绽放烟花,明暗恰到好处,几个小伙伴边玩边闹走在外面,有几分游侠的味道,等真正玩累了也就回去老老实实睡觉了。再大一些时候开始,就变成了几个小伙伴围在一起打麻将和扑克了,玩的都很小,主要是好玩娱乐。再后来,曾经的小伙伴有了不同的生活经历,联络少了,也就没有凑在一起打牌了,也就我们堂兄弟三人是个经常不变的组合,三缺一的时候就会叫上老叔一起,今年堂哥也没回来,于是二缺二,又叫上了二叔。不管是那个组合,从来都是一夜的牌桌鏖战,无一例外。记得有一年半夜的时候由于电力紧张停电了,我们点上蜡炬打开手电筒继续的坚持直到来电。今年因为要抢红包,我让我爸替我打了一会,等我抢了一番红包硕果累累之后,他去睡觉了,我继续。输赢都是小事,还是以娱乐为主,就是喜欢打牌时一起吵闹说笑的情景。通常在凌晨的5、6点我们才会结束,因为还要回去准备初一早上的一些事,而我也就这个时候才去床上躺一会,当然也就只能一会,8、9点的时候就要起来,吃早餐。

早餐是传统的惯例,面条、打卤、鸡蛋、粽子,虽然是很美味丰盛的,但由于熬夜,胃口都大大下降了,匆忙吃完之后就要开始串门拜年了。

正月在家的日子,我一般只走几家亲戚拜年,除非老爸老妈跑不过来,我会出门一下,其它时候都是在家,最多的事也就是看电视和打牌了。

年前,我不想回去,年后,我却又不想出门了。

年前,怕回去家里长辈的一大堆各种询问

年后,在家待的舒服了,又真不想出来上班

写写停停,一篇流水账写了好几天,先就这样吧,要是想到什么再补充吧(估计不了了之了,以我对自己的了解)。

作者:JarvisChu
原文链接:这个年假-流水账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 |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3.0

评论当前被关闭。